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麋鹿传说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我爱文学网
 

麋 鹿 传 说

文/鄢云峰

在我的从未听说过有人见过鹿,更别说麋鹿了,所以麋鹿对于家乡人来说,只是个传说。

家乡是神农架延伸的大山区,豺狼虎豹、麝麂狐熊倒是常有的事。当然,不是现在,那是五六十年代的事了。现在,除了雀、小蛇、常见外,就连野鸡、野兔、野猪都难得一听,更是难得一见。

小时候,们常常拿豺狼野狗吓唬我们:“狼叫了。再不听话,把你喂野狗。”有时仿佛真的听到狼啸,挺害怕的。因此,对各种动物即好奇也恐惧。

不过,在当地有个“伟大的导师”,那就是我。他读过私塾,“满腹经纶”,特别善辩,甚至是“出口成章”,所以,方圆几十里都叫他“嘴官儿”。他看书多多,特讲。记得小时候,尤其是漫漫,院子里的人最喜欢到我家围着火炉听他讲故事,或者讲笑话。对于刚刚有的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什么叫“捧腹大笑。”真的,幼小的非常崇拜他。( 网:www.sanwen.net )

什么《秋,战国》、《易经》《说唐》、《西》,《红楼》、《西厢记》、《三国演义》等等都讲得头头是道。其实,我更喜欢听的还是他讲得关于动物的小故事。尤其是那个麋鹿的传说,记忆犹新,至今不忘。

“大家听好了,今天,我要讲的是有关麋鹿的传说。”他撸撸花白的胡须。

麋鹿,俗称“四不像”,是中国特有的一种鹿科动物。

从春秋战国至元明清,古人对麋鹿的记述很多,提及麋鹿的古代不胜枚举。屈原、班固、许慎、杜甫、沈括、苏轼、乾隆……姜子牙的座骑、指鹿为马、逐鹿中原等等典故都与鹿有关。

鹿这种动物对中国的影响之深令人难以想象。想想“皇家鹿苑”你就道了。它不仅是先人狩猎的对象,是古老宗教仪式中的重要祭物,更重要的是人们把它做为旺盛精力的标陕西中际医院看癫痫行不行志和升官发财的象征。

全世界大概有40多种鹿,惟麋鹿是一种集自然演化、地理分布、记载和曲折传奇于一身的动物。麋鹿之奇,尤其表现在于它身世的非凡而传奇,所以麋鹿的故事才会如此曲折跌竑、悲欢离合、并且充满戏剧性。

因为麋鹿的鹿角似鹿非鹿,而头似马非马、身体似驴非驴、蹄子似牛非牛;又一说是其角似鹿非鹿、颈似陀非陀、体似牛肥牛、尾似驴非驴故而“四不像”。但其体型硕大而且充满力量,特别是它那副奇特的大鹿角,因而也被人们叫做“大角鹿”。

相传很久以前,有一户人家住在偏僻的深山里的一块湿地边。有一天,忽然来了几只豺狼冲进猪圈就开始攻击圈里的猪。农妇一看拿起竹扒吆喝着前去打斗驱赶,保护养的猪,因为猪对农户人家太重要了。经过奋力的打斗与驱赶终于赶走了狼群。

可是当她气喘吁吁并且得意洋洋地回到场地上时,一下就傻眼了。因为趴在地上玩耍而且还不会走路的不见了。“天哪,我的孩子呢?”嚎啕大哭起来。

于是发了疯似的屋里屋外、屋前屋后、场地院外、湿地山野找了个天昏地暗也没找着。等到天黑丈夫回来已经哭得无力动弹了。

见到丈夫越发欲绝,“你个天杀的,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们的孩子没了,被狼叼走了。”哭得那个真叫惊天地,泣鬼神啊!

一听这话,丈夫也了,“上天啊,为何对我们这么残忍啊?我们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个孩子,为何现在又叫狼给叼走啊?”“还不去找啊!”

于是夫妇俩点燃火把,拿起砍柴刀便到山上继续找。可是,找遍了附近的山野树洼也没能见到踪影。别说孩子,就连狼的影子也没见着。丈夫气得“天杀的狼,我非要买把猎枪杀尽这山里的狼不可。”真的是儿动母心啊,农妇的嘴里全是“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男人仍旧是男人。“他娘,如果真被狼吃了,你怎么着也找不回来了。这黑灯瞎火的,先回去,明天再找吧。”

悲痛心伤的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较好夫妻俩相互搀扶步履慢姗而地向家里走去。

等到了家门口吓了一大跳。火把的光影里一个四不像的庞然大物正站在大门口,不知是“何方神圣”。夫妻俩吓得不敢动,妻子哆嗦着躲到丈夫后面,丈夫也吓得拿着火把直晃悠,并且大声吆喝着,给自己壮胆。心想,怎么这么倒霉呀!孩子已经被狼叼走了,又来个庞然大物欺害我们,这也太没天理了。

可是好一会儿,发现这个大家伙并无恶意。而且,似乎它看懂了夫妻俩的举止,缓缓地从正大门让到了一边。很显然是个什么动物,而且不是凶恶的动物。一会儿它突然卧倒在地上,微扬着头看着他们。

他们不敢惊动它,小心翼翼地从侧面进了屋,赶紧关闭并杠上了门。妻子这时才说“我的天,吓死我了。”

当他们回头想找个地方坐下休息时,突然发现大桌子上有一个小孩儿,正在熟睡中。惊喜若狂的农妇一步冲上去“天啦,他,快看,是我们儿子,他是我们儿子啊!”丈夫一看确信无疑。“谢谢老天、谢谢老天、谢谢老天。。。。。。

农妇已将熟睡中的儿子抱在怀里一看并未有伤,“太好了!”

“他爹,”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指指门外“难道是它送回来的?”“是啊!”农夫立刻轻轻将门开个小缝,一看它还卧在那里,便转身拿着灯出来。远远的慢慢地向它移动,在确信它不会伤害自己时,才大胆的靠近它。

还是很小心地围着它转了一圈儿,发现它身上有许多血迹。一想,难道是它与狼搏斗救回了我的孩子?天啊,我该怎么你啊!于是便详细的查看它的身体,发现多处,尤其是有两条腿的好几处似乎已经被撕咬得见了骨头。怪不得它卧倒下了呢。这时才看到它很的样子,他很。

“他妈,快到里屋把我那治红伤的药给我取一些,它受伤了,很严重。”“哦!”也许是孩子的经历颠簸的太累了,一直熟睡不醒。农妇放好孩子,立刻取药打水。这时农夫已将石臼找好并擦洗干净准备捣药。

农夫将几种在山上采集阴干的治红伤的药材西药德巴金治疗什么病按一定比分放进石臼,再喷点水,就用石碓快速地捣了起来。一伙儿,看看,好了。“他娘,给我拿几个布块儿和细绳来。”农妇掌着灯,农夫开始给它治起病来。小一点儿的伤处只是厚厚的给它涂上药,腿等严重的伤处,不仅厚厚地涂上药而且还用布包好并用细绳捆扎实了。好大一会儿才包扎完它的伤口。再细看看,它的痛苦好像减轻了许多。“谢谢你啊,你是我们的大恩人。”

农妇拿着一小块儿猪肉出来“给它喂点儿吃的吧!”可是它闻了闻不张嘴了。农夫这时才想起“他妈,它可能不是肉食动物,拿点你喂猪的青草来试试。”于是,便把一挎篮的猪草搬到它嘴下。它似乎真的饿了。马上将嘴巴伸进去大口的吃起来。不过它是挑选着吃的,并非全都吃。一会儿能吃的就没了。仿佛是歇了一口气似的,又像是精疲力尽似的,支着大耳朵歪下了头,大概是要休息了。

看了看它,大概没有生命危险了。孩子回来了,又忙活了一晚上,农夫说道“他妈,我们也睡吧。”

第二天起来,农夫就安排农妇去给它找它喜欢吃的草回来喂它。自己给它换药,一天两次。同时将自家的木栅栏加牢加高,栅栏门等也全都能得严严实实,以免豺狼再来惊扰。

一天,它站起来了,农夫惊异,立刻上前解开几处大伤的包布细看看,已经长出嫩肉,快结痂了。高兴得“你终于要恢复了。”但是农夫仍不放心还是再一次给它换了一遍新药。它恬静地在院子里晃悠着。农夫经打听已经知道它是麋鹿了,所以很心爱它,更重要的是救了自己的孩子,非常它。

谁知,次日早起便发现它不见了。夫妇俩找遍了湿地和附近山林也不见它的踪影,心里空唠唠的。看看自己安好的孩子,不免万分幸慰。

后来,麋鹿不定时的回农夫家看看无声地走了。发现有伤时,他们及时给它医治,他们成了好。农夫也时常发现它远远地站在山梁上静静的观望他们,像是在暗中保护他们一样。

这是个神奇的传说,非常人,至今难忘。

而我还真的很幸运,因为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我亲自见过麋鹿一次,更是令人难忘的经历。

那是我十四五岁的时候。,大人们爱打猎。一天,他们叫上我让我给他们当“嗦狗子”。意思是打猎有拿猎枪事先选点“坐点”的,猎物从附近路过就开枪,而“嗦狗子”就是带着猎狗从山下开始赶山,伴随着狗叫大声吆喝,以便将动物赶向“坐点”者的方向,去“送死。”所以打猎在我们老家也叫“赶仗。”

这次是在毛家山上一个叫“天花宝蛋”的地方赶仗。我带着几条狗在树林里吆五吆六的穿梭着,可几个时辰下来,也没听见枪响。此时我已经爬到来一个山梁上连着更高的山脚处,有一小块茂密而丛生杂草的小平地。当我放眼不远处飞流的涧水时,眼帘中景象让我惊呆了。不知道是错觉,或是幻觉,但我的确看到了一个“庞然大物”真的是什么也不像。我从未见过这么高大的动物,浑身看起来整个儿的草绿色,耳朵特别大,但是很温顺的样子。不过,因为从未见过,还是怕得不得了。一会儿,狗也发现了,开始汪汪大叫。可奇怪的是,只见它抬头一跃,便不见了踪影。我带着几条狗在它出现的地方及附近看了又看,除了硕大的脚印什么也没有了。它的离去也太快了吧,我觉得有些邪乎,于是,便带着狗迅速下了山。结果,这次围猎,什么也没打着。不过这段切身经历让人终生难忘。

围猎是件残忍的事,我们应该和动物和平相处,共同遵循大自然的客观规律营造更好的自然环境。至此,我再也不跟他们去围猎了。

后来才知道这个大家伙叫着麋鹿,是一种集自然演化、地理分布、人文记载和曲折传奇于一身的动物。甚至在西方有“麋鹿神”之说,神圣而不可侵犯。

成人之后才知道“鹿晗草”、“秦王试剑草”等等各种关于鹿的传说,都是美丽而感人的。

动物尚且如此,人,不应非然。只有的东西,人们才会世代传诵。

让我们一起来珍惜和保护麋鹿吧。

2017年4月30日深夜与鲁西北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